首頁 > 華路影業

網劇產業或將趕超電影,我們究竟該如何攀上高峰?

發布時間:2018-04-08 15:47:57 閱讀次數:
本文關鍵字:網劇 華路金融影業 中財華路商學院

   盡管已經從事電影行業40多年,見證了中國電影從“瀕臨絕境”到如今蓬勃發展的整個歷程,但導演韓三平卻相信,發展了短短幾年的網劇產業未來很有可能會比電影產業做得更大。


  “我曾經告誡過很多電影人,網劇對我們中國的從業者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第一,視頻網站是高新技術的傳播媒體,可以迅速地將內容產業傳遞給每一個人,這是不可阻擋的,但電影還不行,電影上映后需要買票去電影院看,所以網劇的傳播力遠遠高于電影;第二,劇的敘事能力及敘事內涵遠遠高于電影,兩個小時的電影很難講出國家、民族、人物的命運,很難讓觀眾體會到一個雋永的故事,因此電影制作逐漸傾向于工業、重金屬、重音響,用兩個小時把你‘震暈’。”

  其實對國內網劇產業抱有希望的行業人士遠不止韓三平導演一人,很多業內的專家、導演、制片人都很看好網劇以及視頻平臺未來的發展,但我們離網劇發展的高峰究竟還有多遠呢?

  網劇產業將趕超電影,如何攀登這個高峰?

  3月27日,“中國新網劇時代·北京論壇”在春推會上舉行,幾位業內專家就“我們離高峰還有多遠”這一主題進行了探討。

  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教授侯克明十分認同韓三平導演的觀點,他認為,與電影相比,網劇更加追求情節敘事以及對人物的塑造,而與電視劇相比,網劇則更加突出動作性和故事性,更貼合年輕人的審美。

  不可否認,近一年來網劇的表現讓我們看到了這一產業的無限潛力,但是隨著觀眾審美水平的不斷提高,再加上不斷加嚴的政策管控,我們該如何突破現有的制作水準,攀登中國網劇的高峰呢?

  侯克明認為,網劇制作應做到“四化”:類型多樣化、創作專業化、審美人文化、思想現代化。

  類型多樣化。雖然目前國內網劇作品數量很多,但類型較少,出現了在某些題材上扎堆的現象,如涉案題材、青春題材等。做類型片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在不斷的創作中發展子類型、混合類型,同一個類型的作品重復出現很容易讓觀眾精神疲勞。

  創作專業化。網劇制作應以創作為先導,而不是迷信大數據。同樣類型的劇本,導演、創作團隊保持個性化才能拍出好作品。

  審美人文化。網劇內容不能過于單一,一定要用人類的精神文化財富、用祖國藝術寶庫的內容來豐富網劇,用好作品去影響觀眾。

  思想現代化。網劇創作要放眼世界,要面向年輕受眾,同時一定要立足創新,不能跟風,只有創新才能有出路。

  國內影視行業缺的不是“好演員”,而是“好故事”

  2017年很多新人演員從網劇作品中脫穎而出,很多人認為新人輩出是個好現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流量明星“天價片酬”的問題。但導演郭靖宇卻認為,事實上,對于那些已經拿到高片酬的演員來說,“降薪”幾乎是不可能的,想要省下更多經費用在制作上面,只能啟用并培養新人演員。

  郭靖宇現場分享了一個他近期的經歷,前不久他的新劇《絕代雙驕》官宣,主演正是當下最熱的“小鮮肉”胡一天。但郭靖宇在向視頻平臺賣劇的時候并沒有透露主演是誰,結果遭受了很大的挫折。事后有視頻平臺“埋怨”他為什么不先公布主演,意思就是如果早知道胡一天擔任主演,那肯定要好賣得多,但郭靖宇認為靠演員去賣劇是不光榮的。

  “難道新人就沒有崛起的可能嗎?在內容自信的情況下,我們敢于這樣做,我們不會受任何人的制約。我一直特別強調一點,就是我們這個行業重要的是故事,絕不是其他東西。能不能講好故事,培養更好的故事人,這才是最重要的。故事講好了,到底是誰來演不太重要。”

  《老九門》制片人白一驄也常常因為演員的問題發愁,“平臺需要好演員帶流量,我們也需要好演員賣片,但(流量)演員給的拍片時間又不夠。我們特別希望真正靠內容,而不是依賴于這些流量型演員,真正做到讓用戶為作品本身買單,而不是為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元素去買單。”

  叫好不叫座,算是“好作品”嗎?

  口碑、數據雙贏是每一個影視制片人的追求,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市場上這樣的作品并不多見,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稀缺。很多流量高的作品往往豆瓣評分都在4分至6分之間,能達到8分以上的作品通常收視率和網播量都不算靠前,很難做到叫好又叫座。那么在行業人士眼中,“叫好”與“叫座”哪個更重要呢?

  在劇評人李星文看來,如果只能是二選一的話,肯定是選擇叫好。“作為評論人來說,我們一定要將一個作品在同時代當中找一個精確的坐標,在縱向的歷史長河當中也要找到一個精確的坐標,所以說作品的好壞和品質對我們來說始終是最重要的一項指標。從評論人的角度來看,最好的作品一定是為人類的文明創造增量的作品,如果說只是在大家已有的經驗里,甚至是在比較低的經驗里反復的重復再重復,那一定不是一個好作品。”

  但骨朵傳媒創始人王蓓蓓卻并不認同這種說法,她認為一部劇如果只有叫好,沒有叫座,大部分觀眾都不愛看的話,那么這部劇也不算是好劇。“電視劇是一種講故事的藝術,如果一個基本的故事沒有講好,沒有流量,所有的文明進程都是白說。電視市場非常大,如果我們要做一個又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把所有頭部資源集中在一兩部劇中去做的話,還能形成一個產業嗎?”

  白一驄則站在了影視制片人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問題,他舉了一個例子,“昨天我們在公司做一個內測,有意思的是,年齡稍微大一點的人選擇的顏色和年輕稍微小一點的人選擇的顏色不一樣,換句話說兩邊在互懟,年齡大的覺得年齡小的沒審美、沒文化、不懂得欣賞,年齡小的覺得年齡大的太古板。眾口難調的問題本身是存在的,我們無法在內容上和審美上做到所有人都喜歡,但是我們可以確保在制作上達到自己的基本要求。”

  “說白了,我們唯一能夠控制的就是把握好每一個制作環節,從流程到標準化上規范起來。至于審美上的喜好,我們只能聽天由命,因為你不知道最后觀眾會選擇哪些東西,連我們自己在AB之間做選擇的時候,都不一定正確。”

  隨著網絡的發展和壯大,受眾會不斷對網劇內容及制作的創新提出更高的要求,未來如何制作出既叫好又叫座,又能分眾的作品,這是時代給所有制片人和視頻平臺提出的難題。
相關新聞
網劇產業或將趕超電影,我們究竟該如何攀上高峰?
2元彩票广东36选7走势图